散文大全 > 抒情散文
+

人生若如初见

2012-9-7    作者:笨笨    来源:吾爱文学网    浏览:8104

秋月暮霭层竹,圈进浓不可见的昏黄遗失的竹翠默许哀鸟的孤鸣,谁泣谁懂谁落泪,几多昏黄、几行清泪。
    雾万般浓,塞住心里最沉重的往事,月千般好,照不尽前尘往事今秋梦。沉静的竹依然沉静,伫立于深山幽静处,守护这片天地,独尝这份落寂,夜看不见的翠、鸟鸣不尽的绿,只因暮霭沉沉,它仿若世外,
    一片幽静,一份心情。
    一叶翠绿,一种情操。
    山毅然还在,孤傲的永不肯低头,深邃的眼朦划过了几多春秋、几许日落,看多了行云流水的柔情,水还在欢歌飞舞、激情甘美,云还在泼墨为画、变幻丹青。只是??????
    饮泉水的人是否还在,坐在山头看那云舒云卷的少年是否已满头白发、是否已实现了他的雄心壮志?
 

    见
    秋月暮霭层竹,圈进浓不可见的昏黄遗失的竹翠默许哀鸟的孤鸣,谁泣谁懂谁落泪,几多昏黄、几行清泪。
    雾万般浓,塞住心里最沉重的往事,月千般好,照不尽前尘往事今秋梦。沉静的竹依然沉静,伫立于深山幽静处,守护这片天地,独尝这份落寂,夜看不见的翠、鸟鸣不尽的绿,只因暮霭沉沉,它仿若世外,
    一片幽静,一份心情。
    一叶翠绿,一种情操。
    山毅然还在,孤傲的永不肯低头,深邃的眼朦划过了几多春秋、几许日落,看多了行云流水的柔情,水还在欢歌飞舞、激情甘美,云还在泼墨为画、变幻丹青。只是??????
    饮泉水的人是否还在,坐在山头看那云舒云卷的少年是否已满头白发、是否已实现了他的雄心壮志?
    见
    秋月暮霭层竹,圈进浓不可见的昏黄遗失的竹翠默许哀鸟的孤鸣,谁泣谁懂谁落泪,几多昏黄、几行清泪。
    雾万般浓,塞住心里最沉重的往事,月千般好,照不尽前尘往事今秋梦。沉静的竹依然沉静,伫立于深山幽静处,守护这片天地,独尝这份落寂,夜看不见的翠、鸟鸣不尽的绿,只因暮霭沉沉,它仿若世外,
    一片幽静,一份心情。
    一叶翠绿,一种情操。
    山毅然还在,孤傲的永不肯低头,深邃的眼朦划过了几多春秋、几许日落,看多了行云流水的柔情,水还在欢歌飞舞、激情甘美,云还在泼墨为画、变幻丹青。只是??????
    饮泉水的人是否还在,坐在山头看那云舒云卷的少年是否已满头白发、是否已实现了他的雄心壮志?
    鲜红的夕阳,洒在山顶的古寺里,千年的古寺,白发僧人静坐石潭,听着悠长悠长的晚钟之声,熟悉的声音记得相识在孩童时代,听了无数的岁月,它似乎没有变,只是心境变了、变的孤寂而又超然脱俗。
    滚滚红尘东逝水,相留相去今朝梦。
    年少轻狂不知底,志高怀才欲天比。
    一朝梦醒何功名,剔去青丝伴古钟。
    半身戎马尘与土,明月清风随心留。
    初见的新奇,万事最惊心动魄的美丽,舍弃这一身、这为那一刻;
    最初回矒的柔情似水,
    初见的肝胆相照的把酒言欢,
    最初欣喜狂欢的不懈追求

人生若如初见

 

  • 相关文章
  • 热门文章
  • 相关评论
  • 我要评论

吾爱日志网 Copyright © 2011-2015 www.52xiee.com All Rights Reserved

版权所有   闽ICP备12015646号-1